快捷搜索:

梦里金鱼知多少 01 九百年的金鱼品种演化之路

  金鱼的祖先鲫鱼,在长期的进化中形成了三角形光滑的头部,纺锤形身体,背鳍、尾期臀鳍单页,适合

  快速游泳,保护色等所有的形态特征,使得鲫鱼这个天然物种得以在自然环境下生存,延续种群。

  在中国的文字记载中可以找到很多红黄色鲫鱼的记载,但这些记载只是对自然界物种的记载,并不是金鱼,充其量可以称之为金鱼的始祖。

  从生物学角度,其出现的根本原因是基因突变。这种基因突变个体因为失去了保护色,在通常的自然环境下比正常色更难以生存,在自然选择的过程中往往被淘汰。

  放生活动在西汉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只是当时汉地的放生并没有固定的场所。佛教在两汉之交的公元元年左右传入中国。在佛教的教义中,有“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之说。但仍然没有证据证明当时的放生活动是在固定的放生池中。

  关于中国最早的放生池,目前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在江南建康,即今天的南京,由慧闻大师建造;一种是在浙江天台山,由智顗大师建立的。

  智顗大师是南朝陈、隋时代的一位高僧,佛教天台宗四祖,也是天台宗实际的创始人。

  据佛教史料记载,智顗大师在天台山居住一阵子后,他发现当地的百姓除去一部分有土地的,大多数以捕渔为生,智顗大师以大慈大悲的心怀,发动僧众变卖一些值钱的衣服用具等,买下一所鱼池充作放生池,但杯水车薪,终究不能长远解决问题。

  智顗大师派弟子慧拔将这事报告了陈国皇帝,陈宣帝听后,下令从椒江口始,直溯灵江、澄江上游,整个椒江水域都作为施生池,说“严禁采捕,永为放生之池。”这道敕文由国子监祭酒徐孝克撰铭立碑。

  因此,我们认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所官方认证的放生场所是智顗大师通过南朝皇帝陈宣帝的特批设立的。而智顗大师当初买下的池塘,可能就是放生池的开端。

  以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眼光,用历史逻辑大胆推测,当时生产力低下,以捕鱼为生的人们虽然满怀对佛祖的敬畏,但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渔获物都放生,只能从渔获物中挑选一些特殊的个体放生。在挑选过程中,颜色是最容易引起注意的。于是。于是偶尔捕获的红黄色鲫鱼就成了其中的幸运儿。

  红黄色鲫鱼被圈养在放生池以后,与人类拉近了距离,多少受到一些人类的保护。

  同时,这些鱼跟外界隔离以后,其交配繁殖对象的范围大大缩小,使得带有红黄色基因的种群得以延续。

  放生池中特殊颜色的鲫鱼近亲交配的概率大大高于自然环境,导致基因突变的概率极大提高。

  因此,这一阶段鲫鱼的颜色,可能会不止红黄色,而出现更多的颜色。但无论怎样,这时候特殊颜色的鲫鱼仍然只是鲫鱼,不是金鱼,我们可以视其为金鱼的祖先。

  历史的车轮驶过1500年,来到南宋。当时的中国社会生产力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皇城内的皇帝当然更是衣食无忧。有了锦衣玉食,自然会有更高的精神需求,皇帝也是人,也逃脱不了人类需求层次的自然规律。跟皇帝有关的人都会搜罗天下奇珍,讨皇帝的欢心。

  于是,皇帝看到了罕见的异色物种,喜欢上了这个异色物种,带到皇宫,用盆豢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原本属于自然物种的异色鲫鱼,忽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被搜罗集中,豢养在各种各样的场所、容器中。

  △ 古老的盆养金鱼法,即使在现代仍然不失为一种别具特色的观赏养鱼的方法(P/中国金鱼)

  入盆后,人工选择代替了自然选择。即使形态颜色和异色鲫鱼一样,也可以称之为金鱼了。金鱼在人工饲养环境下,不再需要急速游泳争食避敌,特殊的形态、颜色、游姿成为被选择的标准。这是今天金鱼千姿百态的发端,也是金鱼有如此多品种而没有生殖隔离的根本原因。

  因此,严格意义上,金鱼的历史从南宋开始,至今已经接近900年了。900年的时间在人类历史上不算短,但在生物物种演化上,只是短短一瞬间。在这短短的900年时间里,全体热爱金鱼的人都是金鱼演化的研究者和从事者,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去塑造心目中理想的金鱼,创造了生物演化中的奇迹。

  在中国金鱼传统中,甚至可以给某一条鱼命名,被人们认为是一个“品种”。因此,中国金鱼才会有如此纷繁复杂的品种,界定品种的标准才会模糊不清。

  今天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社会也远不是宋、元、明、清时候的社会结构。随着这种变化,金鱼已经远远不只是停留在爱好家的手中,金鱼产业化发展已经成为金鱼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

  我们需要继承金鱼的传统文化,维持求新求异,随着人们审美态度发生品种演变的传统文化内涵,也需要对业已形成产业化发展的品种制定种类界定标准,使之符合产业化发展所需要的产品特征,从而推动产业化发展。

  中国(国际)宠物水族展览会(CIPS)经过23年历程,集水族器材、活体、赛事、交易于一体,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水族行业平台。CIPS把金鱼纳入到宠物水族范畴,针对金鱼新的商品属性,从宠物行业角度推动了中国金鱼的产业化发展。

  2018年,在CIPS系列“长城杯”世界观赏鱼锦标赛中,设立“长城杯”世界金鱼锦标赛,首次提出比赛的分组界定标准,借助逐渐完善界定品种标准这一做法,让世界认识中国金鱼,喜欢金鱼,让中国刚刚形成的金鱼行业企业为世界所知。

  不可否认,把金鱼作为商品生产,纳入产业化发展范畴的同时,也会让更多人认识金鱼,由金鱼而去学习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从而更深地理解金鱼,带动金鱼做为一个“人文艺术生物品种”的发展。因此,CIPS不仅仅立足于产业的发展,在向全世界宣传中国金鱼产业的同时,也给中国传统金鱼技艺带来了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后面我们将用连载的方式,介绍2018年“长城杯”世界金鱼锦标赛的分组情况,欢迎所有金鱼爱好家评头论足,帮助我们将在2019年11月20日开幕的“2019年长城杯世界金鱼锦标赛”向前再走一步。全世界所有的金鱼爱好者一起来享受CIPS的欢乐,让我们挚爱的金鱼在新的历史时代中开出更绚丽的花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