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逃离伦敦 拥抱广州 那些流连古村落的年轻人

  洛场村,隶属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是广州地区最大的碉楼特色古村落,现存碉楼四十多座。去年10月份,年轻的设计师廖服成从深圳CBD出走,来到了洛场村,“在村落里走走,总能有所斩获。”

  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的洛场村,最不缺的便是碉楼。青瓦白墙、飞檐峭壁,与蓝天白云相映衬碉楼颇有一番意趣。

  服装设计师邓丹霞便是在这样一栋碉楼中办公,碉楼名唤“澄庐”。初次见她,她半倚在朱红大门,冲我招手招呼着入内参观。

  厅内是沙发与红木书柜,往左拐是小吧台,“门被我们改成了现代透明式样,这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二楼则有一间她专属的服装设计间,“我现在在做一个零钱包,每当缝制过程中发现针迹走歪,我便把线拆了重头再来。”

  邓丹霞之前在伦敦从事设计工作,她坦言以自己内向寡言的性格而言,留在广州的洛场村是更适合自己的选择。

  “我从不喜欢喧嚣闹腾的都市,比起找乐子四处游玩,我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安静地做手工。”她常常会对着碉楼里的泥塑出神,“这里的每扇窗、每面墙,都体现着老手艺人对自然的思考,我虔诚地敬佩他们。”

  她始终耐心地微笑告诉众人:“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在一个很美的村落,名叫洛场村,我在这里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这里可以去除在闹市久待的浮躁,欢迎你来看看这里。”

  与邓丹霞国庆期间留守澄庐不同,廖服成想要回老家一趟,在回家前夕他特意拿出盒装牛奶浇灌花草,“用牛奶代替清水浇灌,长出来的叶子光泽度特别好!”

  廖服成本职是做工业产品设计,在来洛场村以前,他一直在深圳CBD中打拼,“每日上下班都在公交地铁中劳碌奔波,可在这里竟然可以步行上下班!”

  秋日午后,阳光斜射飞檐投下墨影,村内百年历史巷道静谧十足,廖服成常选此时在古村落里瞎转悠,找寻灵感,“每处都不同,各点有各点的精彩。”洛场村的一砖一瓦、一花一草都给他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

  国庆假期,廖服成决定带着洛场村“回家”,将记录洛场村点滴生活的照片传阅给亲朋好友,让他们也能看看他在广州生活的地方。

  关于洛场村的照片,有他与同事好友坐在石栏上吹风吸烟,有小伙子与碉楼内的姑娘谈情说爱,“这里的古宅正等着人探索,我还想继续在此探索,挖掘出新的创意。”

  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的洛场村,最不缺的便是碉楼。青瓦白墙、飞檐峭壁,与蓝天白云相映衬碉楼颇有一番意趣。服装设计师邓丹霞便是在这样一栋碉楼中办公,碉楼名唤“澄庐”。初次见她,她半倚在朱红大门,冲我招手招呼着入内参观。

  厅内是沙发与红木书柜,往左拐是小吧台,“门被我们改成了现代透明式样,这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二楼则有一间她专属的服装设计间,“我现在在做一个零钱包,每当缝制过程中发现针迹走歪,我便把线拆了重头再来。”

  邓丹霞之前在伦敦从事设计工作,她坦言以自己内向寡言的性格而言,留在广州的洛场村是更适合自己的选择。

  “我从不喜欢喧嚣闹腾的都市,比起找乐子四处游玩,我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安静地做手工。”她常常会对着碉楼里的泥塑出神,“这里的每扇窗、每面墙,都体现着老手艺人对自然的思考,我虔诚地敬佩他们。”

  她始终耐心地微笑告诉众人:“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在一个很美的村落,名叫洛场村,我在这里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这里可以去除在闹市久待的浮躁,欢迎你来看看这里。”

  与邓丹霞国庆期间留守澄庐不同,廖服成想要回老家一趟,在回家前夕他特意拿出盒装牛奶浇灌花草,“用牛奶代替清水浇灌,长出来的叶子光泽度特别好!”

  廖服成本职是做工业产品设计,在来洛场村以前,他一直在深圳CBD中打拼,“每日上下班都在公交地铁中劳碌奔波,可在这里竟然可以步行上下班!”

  秋日午后,阳光斜射飞檐投下墨影,村内百年历史巷道静谧十足,廖服成常选此时在古村落里瞎转悠,找寻灵感,“每处都不同,各点有各点的精彩。”洛场村的一砖一瓦、一花一草都给他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