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院士寄语----庆祝中国科学院学部成立六十周年

  中国科学院是一个大熔炉,我曾在这个熔炉里受到锻炼和成长,这里有许多著名的科学家。这里写一点对钱三强院士的回忆来表示我对科学院学部成立60周年的敬意。

  记得1953年武汉大学邀请钱先生与物理系师生见面,作为学生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钱先生,记忆中,他手提一个满载的大公文包,精力充沛地走进会场,做了一个精彩的报告,让我了解到国家核物理事业正百废待兴,急需一大批人才。我在物理系学习前就对核物理很感兴趣,听完报告后更是深受鼓舞,坚定了自己学习核物理的信心。1955年,国家为了发展原子能事业,培养人才,决定从几所重点大学选拔学生到北京大学物理研究室(技物系前身)学习,我有幸被选中。在此期间,钱先生给我们做过两次报告,一次是入学动员报告,另一次是毕业分配动员报告。他生动而精彩的报告给了我们极大鼓舞和力量。钱先生对青年学子寄予极大希望,教育我们要努力学习,掌握科学知识,报效祖国;要求我们服从国家分配,响应国家急需,积极投入工作。在钱先生的谆谆教导下,我愉快地走上工作岗位,被分配到中科院物理所(原子能所前身)中子物理研究室。钱先生是室主任,何泽慧先生是副室主任。1956年9月上旬的一个晚上,钱、何二位先生自费买了许多糖果、点心和水果,开了一个迎新会。一开始钱先生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并宣布中子物理研究室成立,欢迎新生力量,希望大家团结一致,努力完成国家任务。随后就是新老同志自由谈,生动活泼,畅所欲言的轻松氛围令我终身难忘。之后,我分到戴传曾先生领导的研究组,参加他负责的中子晶体谱仪课题,戴先生曾提到,因当时国内精密加工条件差,需要多单位协作开展研究,为此,钱先生专程与光机所王大珩所长商定由两家合作研制谱仪。我听了很吃惊,心想钱先生那么忙,还能亲自出面,仔细关心一个课题,确实令人佩服。我心想,有这样的好所长,又有戴先生这样的好老师领着干,自己一定要加倍努力把事情做好。

  1959年,我在苏联库尔洽托夫研究所实习,有次,钱先生、朱光亚和力一他们去杜布纳联合核研究所出席成员国全权代表会议,会后,他们在莫斯科短暂停留,一天晚上,我向钱先生和朱先生汇报在苏实习情况,报告了除在库尔洽托夫所参加中子晶体谱仪和机械单色器上裂变截面测量外,还在苏联理论与实验物理研究所参加在极化中子衍射仪上研究低温反铁磁性实验。钱先生当即强调要我们眼光放远一些,学习知识不要局限,多关注反应堆上研究工作的新动向。过两天,钱先生他们来库尔洽托夫所参观,我的导师彼伏日涅尔陪同。当钱先生看到他们正在反应堆上用热中子非弹性散射来研究固体声子谱时,他很感兴趣。当场向彼伏日涅尔提出,请他将我学习时间延长半年,参加这项工作。当时,我国反应堆刚启动正进行核物理实验研究,钱先生就深谋远虑地考虑到下一步。1960年2月我回国后,他还安排我到当时中科院新技术革命领导小组会上介绍中子衍射工作的发展动态,并要求制定规划。可惜,后因原子能所中心工作转为研制核武器服务,这方面工作有所停顿。1971和1972年,钱先生先后陪同杨振宁教授和美国高能物理代表团来我所访问时,我向来访者介绍了压电振动石英晶体中子衍射增强现象的发现,引起来访者的兴趣。当钱先生了解到我所这方面工作仍处于停顿时,他多次建议李寿枬副所长尽快恢复这方面工作。后来,钱先生还极力推动我所与法国合作建立冷中子源。

  由于苏联背信弃义撕毁协议,撤走专家,中央决定自力更生开展“两弹”研制。当时,我所上下一心全力支持国家“两弹”任务,钱先生费尽心血,日夜操劳,他大力推荐了一批高级科学家和优秀青年科学骨干人才直接参加核武器研制工作。在原子能所里,他成立了相应的任务组。1960年秋,钱先生提出将我从中子衍射组调到裂变物理组,承担核武器研制计划第一批中子核数据-重核对裂变谱中子的平均裂变截面的测量任务。在这期间,钱先生经常来到我们研究室,给我们讲国家需要,给大家鼓劲,还用数学上的矢量作比喻来讲又红又专的关系,感觉挺形象,希望我们做又红又专的人。我还记得有一次他来到研究室传达陈毅元帅的讲话:“如果你们把搞出来了,我这个外交部长的腰杆子就硬了,外交部长也好当了”。听到这样的话,我们内心不由热血沸腾,攒足了劲干活。1962年夏天的一个深夜,我回宿舍路上碰到钱先生在散步,他关切地问起我工作进展,我告诉他:“我们刚测出235U裂变截面比国外仅有的一个数据大5%左右,似乎我们的结果可信”。钱先生说:“你们做科学研究,一定要反复推敲,提供可靠的数据。重要的数据不要轻易相信国外的,他们也不轻易给。要自己做工作,相信自己。还要抓紧工作,有紧迫感”。钱先生的教诲,让我小心做事,踏实工作,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

  1992年1-2月份,我最后两次见到钱先生,一次是他让我带口信给黄胜年,另一次是我去与钱先生和何先生辞行,因三月份我要去意大利工作一年半。见面时,钱先生教导说:“现代的科学研究都规模很大,搞氢弹不只是少数人奉献,主要是党的领导,大力协同,这是集体创造……,任何时候,科学研究都要大力协作,既要发挥个人才能,也要发挥集体的智慧,努力创新…”。钱先生还告诫我们:“在谈自己工作时,一定要实事求是,切忌不要夸大,不要把别人的工作说成是自己的工作,更不要把身边年青人的工作说成自己的”。这些教诲,我牢记终身。

  钱先生离开我们23年了,他不仅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科学成果,还为我们树立了光辉榜样。他生前的许多教诲,继续不断地鞭策着我努力奋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