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房随笔|悲鸣叶企孙

  世界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那不过是因为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当我们拥有了“两弹一星”,当我们拥有了“载人航天”,当我们渐渐重回世界强国之林……我们可曾想起过或想过是谁曾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负重前行?

  我们太容易遗忘了,我们太容易健忘了,我们把太多注意力放在口娱上了。老房不是科技史家,每次接触到叶企孙先生的事迹,总是初始敬仰,继而愤怒,再而哽咽。这样一位大贤,这样一位纯粹的人,为何以如此悲残的结局收场?

  叶企孙何许人也?百度词条说,叶企孙(1898.7.16-1977.1.13)名鸿眷、以字行,上海人,中国物理学家和教育家,中国物理学界的一代宗师和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看见否?中国近物理学奠基人!在国内第一个研究磁学,早年和W.杜安、H·H.帕尔默合作测定普朗克常数h的值,开创高压磁化的正确方法,把压强从200多个大气压提高到12000大气压。

  再看看,叶企孙还是中国物理学界的一代宗师。口说无凭,有人为证。抗战前毕业的杰出学者,如:理论物理学家王竹溪、彭桓武、张宗燧、胡宁,核物理学家王淦昌、施士元、钱三强、何泽慧,力学家林家翘、钱伟长,光学家王大珩、周同庆、龚祖同,晶体学家陆学善,固体物理学家葛庭燧,地球物理学家赵九章、翁文波、傅承义,以及秦馨菱、李正武、陈芳允、于光远等;西南联大物理系毕业生中的著名科学家黄昆、戴传曾、李荫远、萧健、徐叙瑢、朱光亚、邓稼先、杨振宁、李政道等。解放后毕业于清华物理系、后来成为著名物理学家的有周光召、何祚庥、唐孝威、黄祖洽、胡仁宇、蒲富恪等;新中国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的半数以上都是他悉心育化的门生。

  叶大师的贡献还远不止于此。他热爱他的祖国,积贫积弱时毅然回国创办物理学教育,1956年,又积极参加中国科学技术长远发展规划的讨论和制定工作,主持编写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基础科学物理部分中磁学分支学科规划和自然学史部分规划。

  可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人,1967年6月,开始被北大揪斗、关押、抄家、停发工资、劳改;1968年4月-1969年11月,又被办事组逮捕、关押,释放后又被隔离审查到1975年,甚至沦落成为中关村的乞讨者。

  叶企孙未坚持到改革开放,未看到他期冀的那个复兴的中国,他倒在了改革开放前夜的

  叶企孙的人生际遇,是中国百年社会动荡的折射。曾有位西方思想家说过:看一个民族是否文明,看一个国家是否进步,不要去看征服多少土地,杀了多少“敌人”,只要看其怎样对待那些有恩于己,为自己岁月静好默默负重前行人的态度和手段即可。

  世上再无叶企孙,中国人不悲鸣吗?我们今天正在建设创新型国家,我们正在用创新驱动发展助力中华巨龙腾飞,如果我们不从叶企孙先生的悲剧中吸取深刻教训,并从制度上永远规避之,下一次“悲鸣”恐不远矣。

  包括4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27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内的数十位美国经济专家1...[详细]

  刚刚捧回国家最高科技奖的钱七虎院士,转身就将800万奖金一分不留地捐给了自己家乡的慈...[详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