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个蓬头污脸的红军排长可以管营连长相当于副

  在军队中,排长就是排长,在班长之上,连长之下。可是,在红四方面曾经有一个排长,师长倪志亮却称:他可以管营连长,相当于副团长。

  1932年7月,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区发起第四次“围则”。10月19日上午,在阻击尾敌的战斗中,红11师师部通信排第一排长滕海清多处负伤,双眼几乎失明,嘴唇被弹片崩豁,门牙被打掉两颗,右手也被炸伤,战后只能由师医院的担架队抬着行军。

  但是,面对敌人的多路围攻堵截,红军连续作战,伤亡越来越大,情况十分紧急。为尽早摆脱敌军的追截,师部决定:营以上干部伤员抬着随军行动,连以下的伤员留下10块大洋,就地隐蔽养伤。滕海清与第32团一名营长躺在一个草铺上。晚上,师医院担架队把那名营长抬走了,没抬滕海清。

  过了一会,滕海清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强忍剧痛爬起来,走出院门,在院外门口碰到师部秘书长和几个通信员。秘书长说:“没办法,伤员这么多,只好如此,请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又硬塞给他10块大洋,匆匆离去。

  一名通信员不忍心,又跑了回来说:“排长,抬你没希望了,你向西慢慢地走吧,多保重。”说完,又给他一条缴获的旧军毯,哭着走了。

  滕海清不甘心就此离开红军,咬着牙齿说:“死也要死在向西的路上!”于是用左手拄着竹竿,披着破军毯,眯着肿胀的双眼,跌跌撞撞,开始向西追赶已经远去的部队。

  此时,他已经面无人色,崩豁的嘴唇翻裂着,蓬乱污脸,头发有3寸长,伤口已腐烂,光着脚,身上的血衣已变成黑衣。

  他到达师部通信队时,大家都惊讶万分,先是愣愣地看着他,然后抱着他,放声大哭。

  哭声惊动了师长倪志亮。他闻讯立即走出来,见滕海清穿着一件血衣,光着脚,动情地说:“想不到你还能活着赶回来,真是好样的!”

  随后,他对医院院长说:“通信队的一个排长是管营连干部的,相当于副团长,要按营以上伤员待遇对待。滕海清以后行军,必须坐担架走。”

  倪志亮带兵以严著称。就这样,师医院专门给滕海清配了一副担架。滕海清留在医院养伤,以后就坐在担架上随部队西征。

  1955年,滕海清被授予中将,倪志亮也被授予中将。但是,滕海清动情地对人说:“倪志亮同志虽然也是中将,但还是我尊敬的首长,为将做人的良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